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吴三桂反清失败与人心关系并不大

2020-01-25 21:39:07阅读:138评论:

文|笑春风

吴三桂道德污点无碍大局

吴三桂反清这段史事,对于多数人来说已经是再熟悉不外。而对其反清失败的原因总结更是迭出,例如"失道寡助"之类如此,持有这类见解者中,还有人拿吴三桂勒死永历帝的曩昔来说事,以此解说此人有道德瑕疵,不足成大事。如许的见解,在笔者看来,无疑是十分肤浅的。

为何?首先,吴三桂在反清之初,非但没有显现"失道寡助"的现象,反而获得了云贵闽等处军政要员的积极响应,不到一年的功夫里,吴三桂叛军兵锋直指长江北岸,震动全国。当然,有人又会以政治投契来注释这些人的行为,可是要注重到,鳌拜四辅臣当政时期的高压政治,一反顺治帝晚年的汉化行动,而致力于恢复多尔衮在朝时代的残暴办法,于是乎,一度寂静的民族主义,又在这一大配景下轰轰烈烈。而吴三桂打响反清头炮,正契合了他们如许一种情绪上的需要。是以吴三桂可以 在短时间内由云南方陲地带扩展到残山剩水,实际上恰是拜于敌手所赐。而多数公民都对双方的辩说接纳了一种中立观望或许冷漠的立场,所以所谓的人心身分之类,基本经不起推敲。

(所谓“冲冠一怒为朱颜”更经不起推敲)

至于勒死永历帝一事,须知,政治说究竟是对权术的运用,而这种权力斗争,从素质上讲又是排斥蠢猪式的道德的。吴三桂勒死永历帝是为了向清朝主子表忠心,然后获得对方的物质施舍,而反清又是为了维持本身所取得的一切信用与财富。二者目的一致,又有什么好新鲜的呢?再者一说了,吴三桂勒死永历帝然后又反清是"首鼠两头",那堂堂大明建国君主朱元璋,不也是先捧着小明王,在时机成熟后便派人将他淹死到江里。所以说究竟,朱元璋也好,吴三桂和打着为崇祯帝报仇灯号入关的多尔衮等也罢,都是全无分别。假如吴三桂多活一段时间,杀入北国都,生怕今天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开着"天主视角"的名家们盯住他的人品劣迹说事了吧。

是以,在笔者看来,环绕吴三桂反清得失的计较,其重心应该集中在军事斗争傍边。谁有理,拳头最有谈话权。

叛军饮马长江,清廷被打蒙了

吴三桂作乱后,新闻传到京师。固然说,其时20岁出面的康熙帝对于吴三桂作乱已经做好了心理预备,但他究竟年青年头,缺乏阅历,更不懂得宏大帝国的权要系统,在面临突发危机时的应对之掉队与低效,尤其其时还没有发现高速公路与电报这些。是以,大部门南方的清军只能是被动防御,吴三桂军进展神速,很快就把长沙。衡阳等紧紧攥在手里,还试图派军攻击江西一带,好与福建的耿精忠、广东的尚之信等盟军齐集。

耿精忠等外观上对吴三桂反清大业赐与承认和支撑,可是实际上,他们的目光极其窄小,仅仅知足于本身所治理的一亩三分地,基本不想自动出击,却越省覆灭清军的有生力量,这就给吴三桂反清增加了难度。好在,其时陕西的吴三桂养子王辅臣难以忍耐清廷对本身的猜忌,自动投怀送抱,支撑吴三桂。所以吴决意抛却东进规划,而改为以一部门军力同江北清军僵持,作为疑兵之计,而他的大部门主力,则向秦岭一带进发,进入陕西与王辅臣齐集,然后师法李自成灭明故事,冲破山西,然后直入国都。若是是如许,那所谓康乾盛世也就不会有了。

(重换大明衣冠的吴三桂)

不靠谱的王辅臣

话分两头,再说陕西方面,王辅臣的投靠,正本对吴三桂是莫大的鼓励,甚至影响到他的全盘军事规划的拟定,可是,王手中军力有限,又接近清廷的政治心脏,所以他实际承受的压力不小。更让他感应纠结的是,此时的康熙并未揪住他反清一事不放,而是好言安抚,挽劝横竖,同时又以大学士图海召集京师人马,先扫平蒙古方面叛军,然后敏捷进入陕甘,齐集其他友军围困王辅臣,好强制他在清廷和吴三桂之间做出选择。王辅臣究竟没有吴三桂与玄烨那样的气势,几番考虑,他选择照样从新投靠清廷,这便给吴三桂的北伐大业,制造了不小的麻烦。眼看从陕西攻打京师规划落空,吴三桂也变得犹疑不决起来。

吴军在起兵之初凌厉的攻势,很快就因为王辅臣方面的影响而减缓下来。此时,在江西和南京的清军决意抓住这一良机,自动冲击盘踞在长江南岸的吴三桂军,好彻底扭转双方的力量对比。身在南京的扬威上将军简亲王喇布自动移师江西,并以安亲王岳乐为先锋,攻击吴三桂在两湖的前哨阵地。同时,为了合营这场攻击,清廷又向长江北岸同吴三桂军作正面临峙的清军各部施压,要求他们伺机而动,收复失地。

(双方僵持形势图)

岳乐猛扑叛军右翼,扭转战局

负责看管江西清军动向的吴三桂军与耿精忠等部,自打吴调主力前去川陕后,逐渐有所倦怠,对于事态走向也缺乏充沛的嗅觉和小心。康熙十三年年中,岳乐所管辖的清军由赣南倏忽杀出,先大北耿精忠的大军,继而挥师西向,围攻江西南部邻接湖南的另一座重镇萍乡。此时,镇守此处的吴三桂军夏国相部方才从清军忽东忽西的攻势中回响过来,仓促修建防地,究竟被岳乐冲了个东倒西歪,损失万余人,狼狈后撤。

(清前期戎行另有必然斗争力)

江西南部的胜利,极大鼓舞了长时间以来被败报困扰的清廷。至于吴三桂本人此时刚收拢了从陕西返回的大军,袭击岳州,力争在长江南北打开局势。当他获得夏国相惨败的新闻后,恼怒非常。因为在他看来,此时江北清军已被揍得只剩防御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了。如今眼看要胜利,清军又威胁本身的右翼,假如坐视不管,万一被抄了后路,丢失两湖可大事不妙。衡量再三,吴决意放松对岳州等处的围困,并从中抽调出已经疲惫不胜的戎行,持续去阻击喇布与岳乐的西进大军。

吴三桂在开局之初,本有望渡江横扫华夏,但他不只没有实时北进,反而选择走西北坎坷的山地进入陕西,当发现此举落空后又想反复之前的渡江规划,究竟又被江西的清军攻势牵制住。而他有限的精锐军队,也在这往返奔波中士气消沉,失去了作乱之初的热忱和活力。疆场的自动权由此发生微妙的转移,康熙终于要松口气了。

您可能感兴趣的

新时时彩官网 上海时时乐 山东11选5计划 北单比分推荐app 一分十一选五-首页 河北体彩排列五的开奖走势图 今日股市最新消息上证指数000001上证指数东方财富网 股票指数计算方法 河北排列7 5分彩骗局-揭露骗局真相 汇丰鸿利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多少钱 qq分分彩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号 广东南粤36选7开 4场进球 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