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再识《毛公鼎》铭文书法

2020-01-24 18:38:00阅读:108评论:

前年我写过一篇《记台北拜谒(毛公鼎)》的小文,开启了与《毛公鼎》了解的序幕。但其时对此鼎铭文进修甚浅,体味不到其高深之处,只能说是乍见“庐山真面容”。经由近段卖力学、研一番,发生了“有眼不识泰山”的感受。

将《毛公鼎》比方成书法的“庐山”与“泰山”,解说了此鼎铭在我心中的嵬峨位置。我初步浏览了手头的《中国篆书名帖精辟》、《金文字帖》、《篆隶》(上海书画出书社)及一些学者名家的赏鉴文字,感应在青铜铭文佳品中,《毛公鼎》应居于一流位置,或许只有《散氏盘》与之难分手足。但《毛公鼎》是大篆正统、正宗的代表,竖长字形,细线条为主,呈现中规中矩;而《散氏盘》可作为奇高古逸一派的代表,朴直字,趋扁方,整体见纵逸潇散。不知可否如许去懂得这两件千古之鼎、盘。

《毛公鼎》为西周宣王时的器铭,清道光末年出土于陕西岐山。铭文三十二行,共四百九十八字,为现已发现的先秦时代有铭青铜器中,字数最多者。此鼎出土后的命运,可谓一波三折,几易其手,还差点被外国佬弄走,直到1946年,由最后一位收藏者、巨商陈永仁献于当局,拨归中央博物院筹备处(今南京博物院)收藏。现《毛公鼎》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此鼎铸于周宣王中兴时期,当时国运昌平,一派熙和畅旺情景。从鼎之形制来看,其造型圆浑凝重,装饰简练流通,朴厚粗犷,实为青铜器中的罕有精品。铭文内容记述了宣王对毛公(鼎的主人)的赏诫,是以毛公郑重锻造了此鼎。从鼎铭亦可看出,其时著文者沉吟铺辞,文风恭谨扎实,写得详略适合。而书写者似心有所会,斟酌立意,一蹴而就,书风刚柔相济,情调契合,书文同佳,珠联璧合。洋洋洒洒五百言巨制,如同众星之棋罗,似四时之列序,呈现了书法艺术的大美,是以宝鼎身价倍增,成为奇珍贵器。

《毛公鼎》为西周晚期作品。商代伊始,始显现以甲骨文为框架的早期金文,演变至西周初年,新金文初步成型,中期、晚期持续渐进,至《毛公鼎》时金文已然成熟,成为继甲骨文后的一大书体。

《毛公鼎》铭文应为正宗金文的标记性、代表性作品。至西周中、晚期,一多量雕刻铭文的青铜器,一二百字甚至几百个字,应运顺势而生。《公毛鼎》以铭文字数最多列于金文之首。此器件简约风雅,古朴厚重,实为鼎中之珍。当然刺眼争辉的铭文,更是十分了得,那圆浑而古朴的气势,坦荡沉雄的气宇,婉约畅达的笔致,圆融矫捷的篆势,彰显名品风仪,堪称金文书法一绝。

我心中由此发生大大的不解:先民们何以在古代就能遵循“立象以尽意”的艺术轨则,以造型符号去演绎、图构书法,以至在王朝竖立后的商周(尽管连王朝的更替年月也知之未祥),却已经形成了完整、系统的金文书法品类。固然秦汉今后,金文渐行渐远,而隶草行楷接踵或同期崛起,但直到今天,金文作为一个书法体,竟完美到无懈可击的水平,不得不信服先民的聪明与勇气,为我们构建了如斯景象万千的金文六合。尽管建立金文者当时首要为雕刻记事为首要目的,对可否成为艺术或许还懵懵懂懂吧!但今天看来,金文已毫无争议地进入到书法艺术的队列,足以让后学晚生萌发对先民的敬意。

《毛公鼎》的艺术之美,首先在于它离开了甲骨文的造型,走出了岩画笔道线条的初级阶段,完成了从画形到适意、从简洁到繁复、从初级到高级的书法组成之路,从全新的范畴美化了方块字,具备了线条、结体、章法等艺术要素,形成了系统的金文艺术。其次,造型的玄秘与高深。那一个个篆字,如同一个个精魂魄魄附体,姿态万千,天趣呈现,或适意或写形或借代,无不适可而止。再者,相符造书法度,不是揣测、臆造,更非随心所欲、胡编乱造,而是遵循艺术准则,合理适情,添加美的元素,循着先古书法萍踪,一步步演变生成了此种书体。

学临《毛公鼎》铭文,领略古金文之美不堪收,进修其自由率意、任意纵放的篆籀笔法,扩大书学视野,颇有优点。但因为草与篆皆有各自一套书写符号,篆书进修难以一会儿奏效,需历久地静心习练,日久当见成绩。

本文由侯和平原创,迎接存眷,带你一路长常识!责任编纂:梁飞龙

您可能感兴趣的

新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