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宋朝的谋与略,“檀渊之盟”真的是屈辱的城下之盟?

2019-12-07 00:17:29阅读:139评论:

太宗赵光义对契丹所占燕云十六州一向耿耿于怀。雍熙三年(986),自认为兵强马壮、瓮中捉鳖的赵光义,对契丹再次动员大规模攻击。

(一)宋太宗北伐惨败

他把大军分成三路:东路元帅曹彬从正面攻击幽州(今北京);中路元帅田重进经飞瓢(今河北涞源)进入契丹境内,作为东,西两路的策应西路元帅潘美、副帅杨业、监军使王侁从雁门冲入契丹。

可惜此次战争,因曹彬这一路粮草不继,被契丹击溃。潘美一路也因转移公民时碰到了契丹主力的倏忽袭击,被迫后撤,又因王侁与杨业矛盾激化,致使战事失利,不得不抛却已经收复的州郡撒回代州,中路田重进孤军难持,且失去了持续挺进的意义,随后撤回,整个战争以宋军大北而了结。直到太宗作古,不只没有收复燕云,反而给契丹日后攻击宋朝、要挟宋朝留下了托言,契丹一向扬言要报复宋朝。

(二)杨延昭奇谋破敌

至道三年(997),赵光义第三子赵恒继续皇位,成为北宋第三代皇帝。从打赵恒即位,契丹对宋的入侵就一向没断,好比咸平二年(999)冬天,契丹就曾大举犯境,真宗不得不挂帅亲征,咸平三年的大岁首一,真宗都是在台甫府渡过的。那场斗争契丹没占着几多廉价,大军经由安肃军(今河北徐水逐城镇)的那天,天色出奇地冷。

守将杨业之子杨延昭号令全城军民往城墙上面担水,再把水沿着城的外墙倒下去,就这么干了一整夜,第三天契丹人来攻城时,城墙四面都是晶光闪闪的冰面,整个安肃军成了一座冰城,契丹人连云梯都无法架设,偶然有几个登城的小卒子,上不了几步就滚落下去,最后只得抛却。其时契丹大军见宋朝军民斗志都很兴旺,又据说真宗赶到了前方,只得鼎力抢掠了番,撒回了白沟以北(白沟即今河北容城的白沟河,其时是宋朝和契丹的界河)。

(三)辽国大举入侵

这口气憋了好几年,直到景德元年九月,契丹皇帝耶律隆绪和萧太后再次双双挂帅,向宋朝动员了最大规模的攻击,声称此举必将荡平华夏,灭掉宋朝,来势非常凶猛,此时寇准方才再任参知政事一个月(太宗淳化五年至至道二年时代,寇准曾担当过参知政事,后因事罢免,此次是再召回朝)。

(四)寇准力主抗敌

面临如斯严重的局势,真宗赵恒召集参知政事王钦若和签书枢密院事陈尧叟两位大臣讨论对策。王钦若是江西人,给赵恒出主意说:“陛下照样暂且到大江以南的金陵去避一避吧。”陈尧叟是四川人,献策说:“江南不保险,自古隐匿兵乱,都是往成都撤,陛下照样按照唐明皇和唐信宗的经验,到成都最为稳妥。”说来说去,横竖就两个字:逃跑。

寇准闻知,来见真宗,疾言厉色地问:“不知是谁给陛下出如许的馊主意?”真宗有点儿心虚,问寇准:“你别管话是谁说的,尽管敷陈朕这两条计策事实哪条最为可行?”寇准调门儿更大了,几乎叫嚷起来:“臣就是要穷究出此下策的混账器材,用杀他们的血来祭战鼓,然后出征北伐!陛下天资神武,将帅协调,若是能像太祖、太宗那样御驾亲征,契丹人必将不战自溃。退一步说,也能够苦守河北,与契丹抗衡,使契丹人无法进步一步,怎么能够抛却国都往南跑呢?将帅士卒听到皇帝逃跑,心里会是啥滋味儿?”

经寇准这么一鼓舞,真宗下了决心,于是又问寇准:“这场大战势需要在河北打,台甫府就成了第一重镇。现在台甫府缺人,寇参政认为谁来当这个知府最合适?寇准对王若和陈尧叟定见极大,回声答道:“就让王饮若去!”王钦若听到这个新闻,吓得面如土色,来到殿中接旨,没等他启齿,寇准先把他的嘴堵住:“现在是国难当头,连皇帝都得出征,为臣子的谁也不许隐匿艰难!王钦若没敢吱声儿,心里可把寇准恨透了。此人既无威望,又不懂军事,到了台甫府之后,竟然天天烧香拜佛,祈求契丹人万万不要打到这里来。

?(五)神弓手取敌主帅

契丹统帅萧挞览是个极富作战经验又十分勇猛的老将,大军进入宋境,他并没有急于当者披靡,而是在保州(今河北保定),定州(今河北定州)一带辗转作战,往往受一点损失便不再顽抗。很快,数支军队逐渐集结在一个叫阳城淀的处所(在今河北河间南),人数大约有二十万,看上去懒懒散散,没有斗志。寇准细心剖析了形势,认为这是契丹人在养精蓄锐,想把宋军引诱曩昔,再集中优势军力一举全歼,于是号令前方各部卖力备战,弗成轻敌。

与此同时,真宗也出汴京,向台甫府偏向而来。这一回真宗示意得非常动人,走到韦城县(今河南长垣北)时赶上了特大寒流,侍从拿出貂皮衣帽想给他穿戴上,真宗拒不接管,说道:“臣民将土都在严寒之中,朕怎么能搞特别化”。

萧挞览听到真宗将至,建功心切,带着精锐的前锋军队迎面南下,两军形成了剑拔弩张的局势。为了做到心中稀有,就期近将喋血的前夜,萧挞览又深入一步查察作战地形,宋朝驾前列阵使李继隆(名将李处耘之子)手下一个叫张瓌的军校瞄准敌酋放了一箭(史书载张瓌所用的不是通俗弓箭,而是一种叫床子弩的硬弓),谁也没想到这一箭竟然要了萧挞览的命。

(六)真宗服软签檀渊之盟

形势发生了很大转变一决战,尚未起头,契丹先失统帅,对于宋朝来说,不恰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吗?然而极富经验的契丹萧太后固然心知大势已去,外观上依然镇静自如,持续扬言要与宋朝一决牝牡,想从风格上压服宋人。这一招儿还真奏效,真宗走到澶州(今河南濮阳),又有人从新提起进展真宗尽快南幸金陵,真宗被说活了心,问寇准该怎么办。寇准矢口不移:现在敌寇已经逼近,陛下惟可进尺,弗成退寸。河北诸军,日夜希望銮舆到来,若是回辇数步,则万众崩溃,敌寇乘其势,“金陵亦弗成得而至矣”(《长编》卷58)。

见真宗拿不定主意,寇准心里起急,补了一句“陛下若是信不外我寇准,不妨问问殿前都批示使高琼,他的话陛下总该相信吧。”在高琼的挽劝下,真宗最终没有翠华南幸。达到澶州后,宋军果真群情振奋。这时萧太后又以进为退地提出:若是不想让两国将士血流漂杵,能够讲。

真宗是个很不肯意接触的人,巴不得媾和罢兵,宋朝特使曹行使经由几轮商洽,最后双方杀青一请安见:宋朝每年给契丹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这就是汗青上有名的“澶渊之盟”。

您可能感兴趣的

新时时彩官网 福建11选五中奖技巧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果 009期九宝图乐乐博彩 福建十一选五复式规则 四川快乐12遗漏_真准网 真钱捕鱼棋牌游戏 辽宁35选7好运开奖公告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图 股票融资利率 广西11选五走势图一定 新希望股份股票行情 佳永配资_实业股票 买青海快三的台子 江西多乐彩综合走势图 浙江6十1开奖号码查询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选遗漏